玉手链

 
玉手链
2017-05-18 13:30:07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故事大全百姓传奇大全栏目整理和收集了一些民间流传的一些故事供读者在线阅读。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 篇关于玉手链的百姓传奇,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玉手链吧。

1、球场风波

市里组织各单位举行篮球赛,药监局也组建了一个球队,周深成为了队员。

周深很看重这次比赛。他一个乡下孩子,托了很多关系费了很多周折才进药监局工作,工作两年了,默默无闻,局长一直到现在还叫不出他的名字。好不容易有这次比赛,局长从职工表册中翻出了他,因为表册上特长一栏里他填的是篮球。

他的身高不占优势,1米75的个头在打篮球的人中算矮的。但他是技术型选手,人灵活,投篮准。队伍组建之后,在单位里练了几次球,局长一直在旁边看着,频频点头,说:“小伙子不错,比赛时好好表现,争取帮单位捧个奖杯回来。”局长对他寄予厚望,而且局长明确表示,比赛那天一定去现场为大家加油,周深能不好好表现吗?

但周深运气不好,比赛偏偏遇到了财政局队,财政局队分派来盯防他的又是一个大块头。这家伙身高1米86,杵在他面前像铁塔似的,两臂张开在他头顶身侧晃悠,将他四面八方都封堵死了。

周深一上场就被大块头截了两个球,引得看台上嘘声四起。周深有些恼,拼了命地左冲右突,终于逮住个投篮的机会,又被大块头给盖了帽,全场哗然。

掌声和喝彩都是给大块头的,相形之下,周深就太丢脸了。他偷眼瞄看台上的局长,局长黑着一张脸,失望地直摇头。

看球的人永远没法理解打球人的心情。周深连连挨嘘,出了洋相,就恼起来,投篮被盖帽,更是最为憋屈的事情,心里便恨上了大块头,再与大块头对抗时,就较上了劲,自己身高和体力都不占优势,就来阴的,耍点小动作,撞个肘顶个膝什么的。这大块头也不是吃素的,你有来他就有往,当周深故意用肘撞了一下他的小腹,他就狠狠地在周深的脚背上跺了一脚,痛得周深只差没瘫下去。偏偏裁判又没看到,气得周深冲上去踢了大块头一脚,这一下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大块头冲着裁判喊起来:“瞧瞧,这什么人啊?”看台上的人全部“嘘”了起来,还有人叫起来:“药监局的人太没素质了。”

裁判还来不及有什么表示,看台上的药监局局长脸没地方搁了,气得冲领队嚷起来:“将他给我换下来!丢人现眼的东西!”

周深被换下来了,局长还不依不饶,板着脸训他:“你的表格上特长一栏填的不是‘篮球’吗?就这水平?水平不行也就罢了,输也输个体面的。市领导都在看球呢,你踢人?你嫌不能给咱药监局丢脸?甭再上了,咱丢不起这个人。”

周深臊得在现场没法呆,心里一口气憋着,浑身又汗涔涔地难受。既然不再让他上场,那就洗澡换衣服去吧。他从自己的领队那里要来了钥匙,便出了球场往更衣室去。

药监局的人上场前衣服都是换下来放在6号柜子里的。周深拿钥匙插进6号柜的锁孔里,却怎么拧也拧不动。拔出钥匙来看,钥匙上贴有号码呢,钥匙柄向下是6,钥匙柄向上是9。他也不知道到底是6还是9了。难道自己记错了,放衣服的柜子是9号?

周深当时满肚子憋屈和愤怒,根本没心思多想,就去了9号柜子前,拿钥匙一捅一拧,柜门开了。他正要伸手进去拿衣服,才发现,里面放的根本不是自己人的衣服。这么说,俱乐部的人交给领队钥匙时给错了。他随手关上门,正要锁上时,手却僵住不动了。他知道这柜子里放的东西是谁的了。他刚刚看到柜子里搁着一条玉手链,是那种玉珠子的,中间镶着一只貔貅。

这玉手链很夸张,每一颗玉珠子都非常大,在大伙儿候场时,周深就见到,财政局的大块头戴着这串玉手链,而且这大块头很瑟,不停地转动着手腕,向他的同伴们炫耀,说这玉手链的水色有多么地好,还在那里向人煞有介事地介绍,怎样辨别好玉。其实那时周深就瞧他不顺眼,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再次见到这串玉手链,周深心底的火焰“腾”的一声烧得更炽烈了。表面看,他在赛场上踢了大块头,其实吃亏的是他,他的脚背一直到现在还痛呢。他吃了亏丢了脸挨了训,满肚子都是对大块头的怨恨,几乎想也没想,就将柜门重新打开了,拎起那串手链,一扬手,将那串链子抛出了窗外。

更衣室在二楼,外面是水泥地面,不用看都猜得到,那串玉手链落到水泥地面,会是什么结果。周深锁上柜门,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回到了球场的看台上,他们队和财政局队的比赛还没结束,财政局队的比分遥遥领先,那个大块头在场上还是那么地张狂,但看着这一切,周深心里已经比刚才好受多了。

2、失窃疑云

球赛最终以药监局队的惨败而落幕,但球员们并没有立即离开,比赛是一场场接着来的,大家都到看台上继续看球了。药监局只有李立和胡复平两个人先后从领队那里拿了钥匙,去洗澡换衣服去了。

李立去了一会儿又回来,跟领队说,这钥匙只能开9号柜门,打不开6号柜门。领队和李立一起去找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看了钥匙,这才承认自己搞混了,说:“我将6号和9号颠倒了,你们的钥匙给了财政局队,财政局队的钥匙给了你们。”他领着两个人去找财政局队的领队换钥匙。

大块头就坐在他们领队旁边,一听说钥匙搞错了,李立还开了他们的柜子,眉头就皱了起来,然后赶紧拿上新换的钥匙往更衣室跑。周深在一旁冷眼看着,他当然明白大块头是怎么想的,毕竟大块头在柜子里放了贵重物品,不放心呗。周深在心里说,不放心就对了。他不动声色地跟上来,倒要看看大块头发现玉手链不见了是什么表情。

一切如周深预料的一样,当大块头打开柜门,没找到他的玉手链,脸都白了,立即大叫了起来:“天啊,怎么会这样,我的手链不见了!”

“什么手链?”药监局的领队和李立同声问。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也赶紧跑了过来。

“玉手链,我戴的玉手链!”大块头指着自己的手腕,“我比赛前还戴的,怕打球时弄坏了,取下来放在里面的,三万六千块啊。”

三万六?周深没料到会这么值钱。他心里那个乐啊,比大热天喝了冰水还爽快。

大块头沉不住气了,一把扯住药监局领队的袖子,说:“不行,这事你得跟我说道说道。是我们两个单位的钥匙搞混了,拿了我手链的,只会是你们药监局的人,没旁人。”

领队不乐意了:“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好像我们药监局的人是贼似的,这话可不能乱说。”

“钥匙在你们药监局的人手里。这事明摆着,得有个说道,不然,我只能报警了。”

领队也觉得大块头的话有理,说:“先别报警,让我查查。你们的钥匙确实在我这里,一共三把,周深拿了一把,李立拿了一把,胡复平拿了一把,我找这三个人问问。”

这三个人都在身边呢,周深特镇定,他说:“我是拿了钥匙,想洗澡换衣服,但柜门打不开,我也试过9号的柜子,开了,但里面没我们的东西,我又关上了。衣服换不成,我只好又去看球去了。”

李立也接话说:“是的,我像周深一样,也开了9号柜。因为发现不是我们的东西,也没留意有没有什么手链,就又照原样锁上了。”

轮到胡复平了,胡复平还没开口脸先红了,这个35岁的男人很老实,一激动就脸红,就语无伦次。他说:“我是拿了钥匙,但我没开9号柜,这事不可能是我。我知道我们的衣服是放在6号柜里,所以,不可能去开9号柜。”

事情往往是这样,急着否定的人,往往最容易被人怀疑。周深和李立坦然承认开过9号柜子,而胡复平否认开过9号柜子,就有点让人觉得他是故意撇清,大块头立即就盯上胡复平了,质问:“你没开柜子就没开柜子,你脸红什么?”

这一下胡复平不乐意了,人家是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他呢。他叫起来:“你什么意思?你这样说就是怀疑我呗。”结果两个人吵了起来。

事情很快闹得尽人皆知,药监局的局长闻讯赶来了,他一听说人家怀疑自己单位的人偷了东西,当即火冒三丈,像受了天大的侮辱,他叫起来:“报警报警!让警察来查个水落石出。是我们的人拿的,坐牢都认了,不是我们拿的,别往我们头上扣屎盆子!”

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报了警。周深一点也不慌乱,因为他只是将那东西给扔了。那串手链现在应该被摔了个七零八碎,不用说碎片儿满地都是,警察来看看就清楚了。

至于谁扔的,警察也查不出来呀,没有目击者,没有摄像头,他已经承认他开过9号柜子,就是在柜门上查出有他的指纹也说明不了什么,大块头就自认倒霉吧。

如周深所料,警察来了也没办法,只不过找大家问问话做做笔录而已,折腾到很晚,也没调查出个结果。警察只得让大家先回去,局长却犟上了:“事情没个结果我们不回去,全市搞的活动呢,这影响太大了。查,一定要丁是丁卯是卯。”

到这时,周深也有些烦了,看来,事情要想结束,就得让警察看到那玉手链的碎片了。所以他不满地嚷起来:“为什么光调查我们,就不调查他?兴许是他自己将手链弄丢了呢。也许那手链根本就没在柜子里,是他栽赃。”

周深的话立即得到同事们的响应,大家都群情激愤起来。虽然大块头一再否认,但警察还是觉得也有这种可能,于是发动大家找。大家便在俱乐部里里外外寻找起来。周深特地拉上俱乐部的一名工作人员,一起去了外面楼下的空地,他当然得拉上一个见证人。他都想好了,等找到碎片,就完全可以说是大块头自己摔坏了手链,却来做个手链被人偷了的假象,到那时怎么谴责大块头用心险恶,大块头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周深信心满满地和一名工作人员去了窗外的空地,可空地上干干净净,半片儿玉碎片也没找到。奇了怪了,玉手链去哪了?碎片儿被清洁工扫走了?到这时周深不敢多话,怕引火烧身。

大家里里外外找过,没找到玉手链,财政局又有好几个人证实,大块头的手链真是放在柜子里的。警察只能认定是被偷了,但查又查不出,就让大家先回去了。

3、还我清白

这件事其实并没完。第二天一上班,局长就召集全体员工开了大会,还在会上拍了桌子。他说个别人品德败坏行为恶劣,居然偷东西,而且是在全市组织活动时去偷,让全市各单位都知道,药监局里出了贼,这脸丢得太大了。

李立有些不服气,站起来辩解,说警察都没查出结果呢,怎么能下结论我们药监局的人偷了东西?兴许是人家自己弄丢的。

局长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是真生气了,吼起来:“什么叫人家自己弄丢的?财政局有四个人证明,亲眼看到人家将玉手链放进柜子里的。一个人说谎也就罢了,四个人同时说谎?可能吗?是的,我知道你没偷,但总有人偷了!”局长说完这句话,厌恶地瞟了周深一眼。只这一眼,已经明确地表达了他的怀疑,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看向周深,弄得周深一时间呆住了。

这是很暧昧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局长怀疑谁了,但局长又没明说,所以周深也没办法分辩。再说,事情真的是他做的。局长怀疑他,是不是警察那边掌握了什么线索?这弄得周深有些不安起来。

会议临近结束,局长还激动得不得了,拍着桌子发狠:“我们药监局居然出了这样的败类,财迷心窍,偷东西,今天你能偷人家的玉手链,明天你就能偷我们同事的钱包,单位的电脑……太让人恶心了,太让人不安了。我将话撂在这,总有一天会查出来的,查出来了你他妈的就给老子滚蛋,咱药监局不是贼窝,不留贼娃子。”

“贼娃子”,这话也说得明白。球赛队员里,就数周深年龄最小。

散了会,大家嘀嘀咕咕地议论这件事,但没一个人跟周深议论,很显然,局长的目光已经让大家心照不宣了。这让周深心里很不踏实,事情到这会儿性质已经变了,他只是想报复一下大块头,根本不是偷,但现在变成是偷了。难道警察真的掌握了什么线索,局长才这么明目张胆地暗示是他做的?到这时,这件事情就有些难办了,如果警察真的找到什么证据,他这就不是报复,而是偷了,他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今后还怎么做人?

周深心里烦,办公室里的人又不断地拿眼角的余光瞄他,让他更不是滋味,他索性跑到洗手间里去,躲到厕位里让自己静一静。

蹲了一会儿,外面来了两个男同事,那两人全然不知道周深在厕位的隔间里,说起了话。一个问:“东西真是周深偷的?警察掌握到证据了?”另一个说:“证据倒没有,但局长又不是傻子。你想,只有三把钥匙,周深、李立、胡复平各拿了一把。李立和胡复平都是老同志了,还信不过吗?只有这个周深是新人,我们还不知底啊。再说,他是第一个拿钥匙的,说是去换衣服,按理,当他发现钥匙拿错了,换不了衣服,他应该去找领队说呀,就像李立那样,那才是光明正大的对不对。可他没说,也没去换钥匙。他不是说要洗澡换衣服吗,怎么又不洗澡不换衣服了?”先前说话的立即附和:“对,这分析有道理。更何况,我听说,他在球场上还跟丢东西的人打过架呢,踢过人家一脚,被罚下来了。他这是怀恨在心,再加上见财起意,嫌疑最大了。想不到年纪轻轻,手脚不干净。”

周深在厕位里听着,先是心头一松,这么说,警察没有证据,大家只是怀疑。但这一松之后,心立即又被揪了起来,问题是大家的怀疑有根有据有道理啊,事情确实是他做的,只是不是偷。可大家现在都认定他偷了,这怎么办?

接下来的几天,周深每天去上班都如坐针毡,周深明显感觉到同事们目光的异样,就连平时最马大哈的同事,也在他面前小心地收拾钱包和手机了。很显然,大家都将他当贼防着。这样的日子他一天都受不了,他觉得要赶紧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怎么证明?去跟警察说,东西是自己扔的,就是为了出口气?可扔掉的东西呢,在哪?这话说不得!说了等于自己招了,还是洗不掉偷的嫌疑。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大家不将他当贼防着?他想啊想,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个万全之策来。

大约一个礼拜之后吧,有一天周深正在上班,接到他在外地打工的表哥打来的电话,表哥说,在外打工的工钱结了,有六万八千块钱,想汇回家,但老婆住乡下,又挺着个大肚子,取款存款都不方便,所以他想将钱汇给周深,请周深帮他将钱取出来送回家里去。

周深答应了,就在他答应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想到了证明自己的方法了。

这事情不能直接证明,那就侧面证明呀!

4、自导自演

周深想到的主意很简单,他可以将表哥汇来的钱取出来,然后将这些钱当成是捡来的,交还给“失主”。大家不是怀疑他见财起意偷了手链吗?他捡到六万八千块钱现金,毫不动心,毅然交给了失主,这么品行高尚的人,会去偷人家三万六千元的手链吗?这事一爆出来,所有的谣言和怀疑不就不攻自破了吗?大家只会赞赏他的人品,哪里还会怀疑他?财的事,当然还得用财来证明。

他觉得这主意非常好,但真要实施时,才觉得没有这么简单。让谁来当“失主”?表哥?表嫂?这恐怕不行。万一到时人家调查呢,或者记者采访一下表哥表嫂的邻居,人家说,拾金不昧的和失主是亲戚,谁还相信他是拾金不昧。那么演戏的动机是什么,刨根问底起来自己就是自找麻烦。

找谁来扮演失主呢?他进城来才两年,没认识几个贴心的人呀。一起租房的室友?那也会引起人家的怀疑。必须找不认识的人,才显得真。可找不熟悉的人,自己将钱给人家,人家卷款跑了怎么办?

周深为这事犯了难,天天琢磨该找谁来扮演失主,直到有天他在街上遇到吴伯,他才一下子开了窍。

吴伯是他舅舅那个村子里的,他从小认识,那是个老实本分的人,现在在城里开三轮车。说是开三轮车,其实就是当搬运工,每天守在建材城门口,哪家装修买建材,他帮着拉过去,帮着搬上楼。

这是老实人,自己知道他的家在哪,不怕他卷款跑了。再说又没有直接的亲戚关系,只要人家一口咬定不认识他,就很难查出他俩以前认识,所以不怕人家有怀疑。周深大喜过望,赶紧上前与吴伯打招呼。

吴伯正在那儿卸货,弓着腰弯着背苦巴着一张脸,听到周深叫他,茫然抬起头来,看了周深半天也没认出来。毕竟后生变化快,交往又不多。直等到周深做了自我介绍,说起舅舅,吴伯才记起来。周深赶紧邀请他去自己的租住屋,说是有生意和吴伯谈。

室友已经上班去了,屋内没旁人,周深也就不隐瞒,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他说:“事成之后,我给你三千块钱做报酬。”

吴伯不好意思地搓着手,说:“这哪好意思?沾亲带故的,帮你这点忙还要你破费?”

周深说:“你千万别说跟我沾亲带故,你要装着不认识我,知道吗?而且,我们商量好的这件事,你也不能向外人透风。”

吴伯说:“知道。装成我们不认识,要让人觉得你是在学雷锋做好事,拾金不昧。这种事我懂,我们村的老书记,以前就是靠拾金不昧做好事当上书记的。你是单位上的人,需要这个。”

难得吴伯这么善解人意,自己到底为什么这样做也就不用细细跟吴伯解释,免得横生枝节。事不宜迟,该交代的交代完,他当即就要来了吴伯的身份证和吴伯那只灰扑扑的黑挎包,然后打发吴伯离开。他自己径直去了银行,将表哥汇来的那六万八千元钱取了出来,连同吴伯的身份证装进了那只黑挎包里。留张身份证在包里,当然是为了便于警察找到吴伯呀。

周深提着包,就去了最近的派出所,他告诉警察,这是他在街边捡到的,因为久等也不见失主来认领,看到里面有身份证,就送到这儿来了,想请警察帮着查一下失主。警察打开包,一看那么多钱,激动得紧紧握住周深的双手,说:“好人品啊,哥们,好人品。你得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便于我们取得联系。”

这联系方式,周深当然得留下,他为的就是这个呢。他郑重其事地写下了自己的单位地址和姓名,然后说他还要上班,寻失主的事就交给警察费心了,然后离开了派出所。

从派出所出来,周深并没立即去单位上班,而是先在街边找了个公用电话,给市电视台打了个报料电话,他说:“我刚刚看到有个人捡到一包钱,好多好多的钱,他在这儿等失主等了老半天也没等到,现在将钱送派出所去了。这样的好人好事,你们得报道。”

“当然得报道,我们太需要正能量了。你在哪?我们现在就去采访。”接电话的女记者很激动。

周深说:“人在西河区派出所。你们到那儿就看得到他。”

挂了电话,周深这才去药监局上班。这么来来回回地折腾,上班时间早过了,已经快中午了。局长看到他便黑着一张脸,厉声问他:“你什么工作态度,几点了?现在来上班?你要是不想干就明说。”

周深点头哈腰,解释说他在路上捡到一个包,等失主了,所以耽误了上班时间。局长显然不相信,冷笑:“那是因为包里没钱吧。”同事们听到这话,都窃窃地笑起来,谁都听得出局长话里的意思。

周深当然也听得出局长话里的意思,他也不辩解,心里说,你就等着瞧吧。

事情按照周深设计的一样发展。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赶到西河区派出所时,派出所的民警已经通过电话与吴伯老家那个村的领导取得了联系,村领导将吴伯在城里租住的地方告诉了警察,于是,记者和警察一起,带着那包钱,找到了吴伯。吴伯是老实人,其实不会演戏,接过那包钱,只知道一个劲地鞠躬,连声说:“感谢,感谢好心人,我以为这钱再也找不回来了。”因为他的木讷和老实,倒让这件事看起来很像是真的。

记者当然不满足于只用摄像机记录失主,拾金不昧的人才是主角呢,于是,从吴伯那里离开后,记者按照派出所提供的地址,扛着摄像机就奔药监局来了。那时候局长去市里开会去了,不在,当同事们听说记者要采访周深时,都愣住了。

采访就在办公室里进行,几乎全局的同事都跑过来围观了。当记者问周深捡到那么多钱时是怎么想的,周深淡淡地说:“没怎么想,就是还给人家吧。那钱是别人的,别人的东西,我不能拿,这是做人的底线。”

他这话,是说给所有同事听的。

5、世事难料

事情比周深预期的还要圆满。当天下班回家,吴伯就将那六万八千元钱还了回来。当然,周深给了吴伯三千元作为报酬。而且,市电视台当晚就播出了他拾金不昧的新闻,他和吴伯都在电视上露脸了。

第二天去单位上班,局长郑重其事地将他请进了局长办公室,他从来没见局长这么诚恳过,局长握着他的手说:“周深,我觉得我应该向你道歉。上次财政局那人丢了玉手链那件事,因为我对你不了解,再加上你又跟对方发生了点冲突和摩擦,所以,我确实怀疑过你,而且还将这种怀疑表现出来了。但现在,我知道我怀疑错了。你不是那样的人!”

局长很兴奋,不断地拍着周深的肩膀,说:“你应该知道,上次那件事,使我们药监局的声誉受了很大的损失。这次你的表现,为我争了脸,也为我们药监局争了脸,电视都播了呢。你是我们药监局的人,这一下可以让全市的人都看看,是的,我们单位可能也有贪小便宜偷拿别人东西的人,但是,我们单位也有像你这样具有高尚品行的人啊。你总算给我们单位挽回了点颜面,好样的,周深,好样的。”

不但局长对周深的看法变了,同事们对他的看法也变了。前几天大家还躲着他,将他当贼防着,不怎么跟他说话,现在见了面,哪一个人都要伸出大拇指来赞一个:“周深,好样的。”“周深,这事办得敞亮,好人品。”他又重新融入了集体,没人再怀疑他偷过别人的玉手链。

周深很开心,也很佩服自己,小小的一个计谋,不但让自己走出了困境,还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然而,周深的开心只维持了一天。隔天下班,他刚回到租住屋,就看到门口蹲着一个人,是吴伯。这让他吓了一跳,拽住吴伯的胳膊小声说:“我不是让你别来找我么?你经常往我这儿跑,人家知道我俩以前认识,就会怀疑那件事了。趁我的室友还没回来,你赶紧走吧。”

吴伯没走,而是苦着一张脸说:“周深,你害惨我了。”

这叫什么话?周深没害他,而是帮了他。只让他扮演一下失主,毫不费力,就给了他三千元钱当报酬呢。吴伯直摇头,说:“三千块?你是给了我三千块,可是,你让我损失了三万啊。人家现在追着我要钱呢。”

这是怎么回事?吴伯可怜巴巴地讲了起来。

一月前,吴伯开车送货的时候,酿出一场车祸来,将路边一对婆媳给撞了,婆婆60多岁,被撞成脑震荡,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媳妇将近40岁,膝盖粉碎性骨折,弄不好今后会残疾。交警让双方协商处理赔偿事宜,吴伯和对方的家属协商,就是那婆婆的儿子媳妇的老公,这中年人也是好说话的人,知道吴伯的家庭情况后,也没狮子大开口,只让他除了医药费之外再赔偿六万元,算是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杂七杂八的费用。可医药费就花掉了九万元。

吴伯到城里来开三轮车送货才一年时间,三轮车是借钱买的,本钱刚刚还清,手头一点积蓄也没有,那九万元的医药费全是找亲戚朋友借的。付了医药费,那赔偿的六万元钱他再也拿不出来,东挪西借,才凑了三万元给对方送去,低声下气地说了很多好话。对方确实善良,看他可怜巴巴的,实在拿不出钱来,也动了恻隐之心,就说,收了那三万元的赔偿就算了,另外的三万就免了。

这件事本来就此了结了,人家不需要他给剩下的那三万元了。哪知道他帮周深做托儿,当了一回“失主”,市电视台又播了那个报道,他在电视上露了脸,接过民警递过来的六万八千元钱,说这钱就是他掉的。受伤者家属正好看到了那个报道,那个气呀,当即就打电话给吴伯,说吴伯是个骗子。

对方气呼呼地说:“我是看你可怜实在拿不出钱来,那剩下的三万元才说不要你给了。想不到你是在我面前演戏呢,亏得我这么傻就信了你。要不是看了电视上的报道,我还被蒙在鼓里。你手头还有那么多钱,却给我哭穷装可怜。你这人有没有良心!我告诉你,那三万元钱我不免了,你立即给我送来,不然,我们就打官司。”

吴伯心里清楚得很,他咨询过律师,如果打官司,他绝对不止赔这么点钱,因为对方可能会残疾,赔偿起来这么点钱打发不了。

伤者的家属发了最后通牒,说,只给他三天时间,三天内三万元钱没到位,就正式起诉了。吴伯实在没法子可想,借无可借,只得找周深来了,希望周深先借给他三万元钱,将那事给了了。

周深真没料到吴伯还发生了这样的事,要早知道他就不请吴伯扮失主了,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哪里有三万块钱啊?他参加工作才两年,根本没积蓄,而表哥的那六万八千块钱,他已经送还给表嫂了。

周深这样向吴伯解释,吴伯哪里肯相信?不满起来:“孩子,做人要凭良心。要不是你让我假扮失主,那三万元我就不用出了。这事你是有责任的。当然我也不全赖你,是我贪你的报酬对不对?我现在又没让你担责任,我只是借,向你借三万元钱,你都不肯给吗?我吴伯算是对得住你了,今天有两个人来找我,一直问我,你捡到我的钱又还给我,这事是不是在演戏,我都没承认,我不还是为你着想吗?”

吴伯最后一句话将周深给震住了,他紧张起来:“两个什么人?”

“不知道,我不认识。看样子像单位上的人,白白净净的,个子都比较高,30多岁的样子。对了,有个人一说话就脸红,脖子上还长了个痦子。”

“胡复平?”周深吓住了。那绝对是他们单位的胡复平。那家伙看出自己拾金不昧的事是假的?他去找吴伯想揭穿自己?

周深吓得赶紧对吴伯说:“吴伯,你是我舅舅一个村子的,算起来是亲戚连着亲戚,你可要讲信用,假扮失主的事,你千万不能告诉那两个人。”

“我没告诉啊,但你也要帮我想想,我现在怎么办?没钱我就没法向伤者的家属交代。”

周深咬咬牙说:“你先回去,我来想办法。我会想办法的。”

6、无路可退

周深打了个电话给舅舅,证实了吴伯的说法。舅舅也说,对方是个好人,本来是要吴伯赔六万元的,看吴伯实在太穷,少要了三万。

这么说,吴伯并不是想讹自己,看来真是自己让人家扮失主,给人家添了麻烦了。

这事自己真得解决,不解决的话,吴伯一生气,将演戏的事说出去,自己就前功尽弃了。

可是怎么解决呢?自己拿不出三万元呀。向父母要?自己工作两年,没给父母一分钱,现在伸手向父母要钱,张不开嘴不说,他心里还有个担忧。

吴伯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没让人家扮失主,人家就不用付别人那三万元的赔偿,这事他有责任。吴伯现在是说借,等有钱了还给他,但到时人家会不会说这事他有责任,不还了呢?

这是很难说的事,如果人家坚持要他担责任不还钱给他,他也没办法。

所以现在不仅仅是他拿不出三万元钱的事,他拿出了,吴伯今后还不还也是大问题。就为了洗清自己,找人演个戏,搭上三万元钱,那就太不值得了。

周深站在窗前,想着该怎么办。窗外是一棵桂花树,正是桂花飘香的季节,香气扑鼻,但一只塑料袋搁在树杈上特别惹人眼。那是楼上素质差的住户扔的垃圾袋,楼上有这么一户人家,总不愿意多走几步楼梯下楼扔垃圾,而是将垃圾直接从窗户里扔出来,有一袋垃圾搁在树杈上几个月了都掉不下去。

平时,周深看到那垃圾袋总会皱皱眉,但今天,他的目光又落到那垃圾袋上时,蓦地心里一亮,想到了一件事。

他那天将大块头的玉手链扔出更衣室的窗外,更衣室的窗外底下也有一棵树,是棵樟树。自己在地面四处找过,连手链的一片碎片都没找到,会不会,像垃圾袋卡在树杈上一样,那串手链也卡在窗户底下的樟树上,没掉下来?

周深激动起来,他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手链应该还是完好的。

他脸上不由得浮起了笑容,他觉得自己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了。大块头说,那手链价值三万六千元,找到那条手链,吴伯需要的三万元钱就有着落了,而且,这东西不是自己的,就算吴伯今后不还钱,自己也没损失什么。

想到这里,周深赶紧出门,直奔篮球俱乐部,他必须马上去现场看看。

来到俱乐部男更衣室窗下的那棵樟树下,天已近傍晚,俱乐部的路灯全亮了起来。他绕着那棵樟树转起了圈子,仰着头透过树叶的缝隙往上望,才转了大半圈,他眼前一亮,树叶的缝隙里,反射出一串光线来。是一串亮晶晶的东西隐没在枝叶之间,此时,路灯光照在那东西上面,才反射出光线来。

周深爬上树去,这才看清了,真是那串手链!树的枝叶间,有一截断枝,也是巧了,那串晶莹剔透的玉手链就挂在那断枝上。

拿了手链,周深赶紧给吴伯送去,他说:“我也没有钱,但有这么一串手链,你拿到首饰店去卖掉它吧,卖三万元钱不成问题。”

吴伯皱起了眉:“这么串珠子,能卖三万?”

“反正人家出价低于三万,你别卖就行了。高于三万,你就卖掉它,拿钱赔给伤者吧。”

吴伯将信将疑地出门了。周深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看来,事情总算解决了。

回到住处才两个小时,周深接到了西河区派出所打来的电话,一个警察在电话里说:“你是药监局的周深吧,请你来我们所一趟。”周深愣住了,问:“有什么事?”

“当然有事。有件事需要你协助调查一下。”

“什么事?”

“你来了就知道了。你不希望我明天去你们局里找你吧?”

就这一句话,已经让周深意识到不妙,他只得忐忑不安地去了,一进派出所,他就呆住了,他看到了吴伯,还看到了那串手链,就躺在民警面前的桌面上。在旁边的长条椅上,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他太熟悉了,都是他的同事,一个是胡复平,另一个,是李立。

吴伯一看到周深,像是看到了救星,立即说:“周深,你来得正好,你来告诉警察,这手链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去卖手链,已经跟人家谈好了价,三万元,正要成交,这两个人来了,硬说这手链是我偷来的,将我送到这儿了。你快告诉他们,这手链是不是我偷的?这是你送给我的嘛。”吴伯用手指着胡复平和李立。

胡复平和李立双双站了起来,直视着周深。

李立指着桌面上的玉手链问:“周深,这么说,这手链是你送给这位大叔的?”

周深不敢承认,但也没法否认,他知道自己碰到难题了,只是他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要这样。他结结巴巴地问:“胡大哥,李大哥,你们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胡复平激动起来,一激动脸就红了,李立赶紧在胡复平的肩膀上拍了两拍,说:“不用激动,已经到这儿了,还有什么事说不清楚呢?我来回答他吧!”

李立直视着周深的眼睛,说:“很简单。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玉手链就是打篮球那天失窃的手链吧。当时有嫌疑的只有我们三个人。你很厉害,成拾金不昧的典型了,大家夸你都来不及呢,谁还会怀疑你?你是撇清自己了,那么,我俩呢?大家将怀疑的目光都落到我俩头上了。你能做点什么洗清自己,我和胡复平也总得做点什么来洗清我们呀!”

胡复平还是没忍住,跳起来说:“你那拾金不昧的事情一出来,我就知道是假的。怎么这么巧,大家都怀疑你时,你拾金不昧了?你这么做不就是想表明自己的清白吗?我们本来只想揭穿这件事,所以去找这位大叔,想调查清楚你俩之间的关系,想不到,捉贼见赃,看到他帮你卖赃物了。我知道你不会承认偷了人家的玉手链,不打紧,警察已经通知失主了,人家一会儿就到,很快就见分晓。”

周深只感觉浑身无力,他实在站不住,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周深知道,现在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他一开始并没打算做贼,但现在,他只能是贼了。事情怎么会弄到这样的地步呢?自己到底是聪明,还是愚笨?真如人们所说,一步错,步步错,以错补错,无法收拾了吗?

以上就是玉手链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知道更多,请订阅故事大全微信订阅号:gsjx365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爆炸在清晨
下一篇:致命的胰岛素
 
故事大全
 
  • 最新专题
  • 热门栏目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 站点地图